下载文档请先登录圜晖科技
KANBAN
圜晖看板
一个人与一个时代
时间: 2022-03-01
浏览次数:141次

1952年初的北京西郊,柏彦庄,一个原本不起眼的村庄,直到1953年6月1日,北京航空航天大学(时名北京航空学院)的一号教学楼在这里奠基,中国航空航天事业的生息发展从此牢牢地绑定在了这个地标上,今天更是以“柏彦大厦”的瞩目方式流传下来。

来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一纸官宣,“我们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宣告:我校离休教师、中共党员、中国CAD/CAM的主要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、机械工程及自动化学院教授唐荣锡先生,于2020年10月2日晚上19时逝世。享年92岁。”,这个长假顿时进入悲秋季节。

1949年6月自国立交通大学机械系毕业后加入革命,年仅22岁的唐荣锡先生于1950年12月派遣到吉林市空军109师师部和雷达区队任俄语口译。次年9月部队赴朝作战,唐先生调北京空军训练部编译科任俄语笔译。1952年8月为组建北京航空学院再次奉调转业,直至2000年1月离休,唐先生始终没有离开过这片热土以及毕生挚爱的事业。

唐荣锡.jpg


我其实一直到下决心创业的时期才开始接触到唐先生,先是从故纸堆当中,接下来就是从很多航空、航天的前辈口中,从很多CAD/CAM自主品牌的扛鼎者口中,都或多或少地听到唐先生的故事,我的联合创始人、合作伙伴大多都来自北航,更是对唐先生有着传奇一般的仰慕。

微信图片_20220207155412.jpg



最值得钦佩的是,唐先生一直在用一己之力大声疾呼中国CAD/CAM的自主研发,无论在863、CIMS大干快上的兴盛时代,还是国产软件商举步维艰、偃旗息鼓的低谷时期,唐先生的立场始终是高度一致、冷静客观,这一点从唐先生遗留下来的各种文章、讲话中都表达得通通透透,在整个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唐先生是很难得坚持“鼓与呼”的“吹哨人”。

微信图片_20220207155423.jpg

另一点更是难能可贵,活在这个中国工业软件曾被诡异“腰斩”、“平仓”的时代,唐先生从来没有怨天尤人的悲鸣做作,更不是只做刻薄、冷眼的旁观者和批评者,在每一次指出问题的时候,他总是会谋划出一些可行的方案、途径,方便决策者和产业参与者们的思考和斟酌。每一次看到这些文字,都让我感受到蓬勃向上的情怀和理想。

一个人,或许小如芥子,一个时代,似乎大若须弥,只有伟大的人格才能够做到如此彻底,人生如芥子,芥子纳须弥!唐先生走完了自己92岁的峥嵘岁月,也默默地终结了一个时代,或许也由此预示着另一个新时代的生发。

微信图片_20220207155652.jpg

2004年底,76岁高龄的唐先生接受《中国制造业信息化》约稿,一气呵成,围绕全球及中国CAD/CAM的发展演进主题,连续写下9篇连载文章,既是科普,也是诤言,最后一篇的标题为《不结束的结束语》,其中大概是这一代CAD/CAM奠基者们共有的,不愿结束、不能结束的不甘和挣扎。

我相信,在唐先生的诸多愿望中,还有很多未了结的事业等待我们前行,将以中国工业软件的进步为唐老师祭!